重生第一女状元主角川军老太太完整版在线试读_聚商小说网

重生第一女状元主角川军老太太完整版在线试读

重生第一女状元主角川军老太太完整版在线试读

时间:2020-08-13 07:05:43编辑:李青的

《重生第一女状元》为乐德音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哦,王维的诗啊,”赵秉生觉得这小姑娘既可爱又聪敏,“那你读过词吗?”“嗯!我最喜欢苏轼的词,‘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 ...

《重生第一女状元》 第九章 王氏生产 免费试读

“哦,王维的诗啊,”赵秉生觉得这小姑娘既可爱又聪敏,“那你读过词吗?”

“嗯!我最喜欢苏轼的词,‘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

“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赵秉生马上接了下句,觉得这小姑娘处处给他惊喜,笑着夸赞道:“好好好,真是个聪明的孩子。”接着又问:“你长大了想做什么呀?”说完立刻觉得不对,心下赧然,她一个小姑娘,以后就是嫁人生子Cao持家务啊,还能干什么。

“读书。”晴岚肯定的回答,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赵秉生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继续再问:“读书做什么呀?”

“做官啊!”晴岚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女子做官虽不稀奇,却也是些不入流没实权的小官,赵秉生心下暗自想到。

“为什么想做官啊?”赵秉生好奇。

“为人民服务啊!”晴岚搬出毛爷爷经典的万能语录。

这下赵秉生真的惊愕了。

这么一个小毛丫头,志向就远大到为人民服务了么!?

这,这不该是寒门弟子读书的理想,人生的目标吗?可真正有谁,为官之后,还会记得初心,去一步一步实现?古往今来这么多官员,真正的清官有几人?真正能为百姓服务的官员又有几人?!就连自己...很多时候,也是不得不妥协的。

“大姑父,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晴岚仰着头卖萌道。

“你说。”赵秉生敛住心神,一脸正色。他觉得晴岚不像个两三岁的孩子,是他老了么?还是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厉害?不不不,他家的两个臭小子就不喜欢读书。

“你的理想是什么?”

赵秉生一滞,反问道:“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呀?”

刚想开口的晴岚突然身体腾空,原来是被来给客人倒茶的舒二姑,一把抄了起来,边将她抱离边道:“你个小丫头片子跑这来捣什么乱啊!这是你能来的地方么!怎么这么不懂事!一点教养也没有!在那胡说八道什么呀!”

原来舒二姑早就进来了,也看见潘大舅抱着晴岚在说话,等她添完一圈茶,发现那小丫头竟跟姐夫一问一答说的欢快,真是岂有此理!她经常领着儿子去大姐家,他儿子还没跟姨夫说过这么多话呢!越看越刺心,越看越来气,忍不住就拎起晴岚来,往大门口甩。

潘大舅从东跨院出来,刚转过身子,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顿时脸就黑了。

潘大舅长得比舒老二还高壮,因为潘家祖上有鲜卑族血统的原因,加上近年潘家生意越做越好,潘大舅掌门人的气势越来越足。当然,吊梢的虎睛眼让他看起来更有威严,他大步走过去,抱起晴岚,眯着眼睛,居高临下的盯着舒二姑,吓得舒二姑出了一身冷汗,半天不敢动弹。

晴岚双手捧着潘大舅的脸,转到自己面前,对上他熊熊怒火的目光,冲他笑着眨眨眼说:“舅舅,咱们去看明宇吧,明宇会叫人啦,昨天可学会了叫舅舅呢!”

潘大舅脾气不好,晴岚不想今天因为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舒二姑惹的潘大舅不顾颜面的大吵大闹起来,给潘家造成负面影响。毕竟潘家是商人,商人讲究个和气生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即使现下痛快了,顶多就是把舒二姑打一顿,也造成不了什么实质Xing的伤害,但却能给潘家造成巨大的名誉损失。不过这个舒二姑,确实是该好好收拾收拾了,现在她还小,别人不注意,可她要再大些,刚才舒二姑的话足以让她名声扫地。

蠢妇!

潘大舅深吸了口气,给力舒二姑一个警告的眼神,抱着晴岚去了西跨院。

赵秉生又坐了下来,刚才有一霎那他以为潘德乾的拳头会怼到小姨子的脸上,然而让他更惊讶的是晴岚的表现,一般的小孩子,不应该是当场哭着告状么?

明宇显然很开心看到舅舅,嘴里模糊不清的喊着“舅”,这个发音对他来说太难了。潘大舅抱着明宇亲香了一会儿,问晴岚道:“那个季二的媳妇一直这样么?对你娘也这样?”

晴岚反应了一会才想到潘大舅说的是舒二姑,“她在我娘面前不敢这样,我娘那脾气,不当场搧她脸上。”晴岚笑嘻嘻的回答,潘大舅才脸色稍霁。

不过潘大舅回去后还是出手了,他不屑与妇人斗,直接去找大车店的季老大。至于谈了些什么没人知道,不过舒二姑在好长一段时间里都没出现在晴岚面前,晴岚觉得没有舒二姑时时膈应人的生活很惬意。

潘二娘早早打算好了,等明宇满周岁就给他掐Nai。明宇已经长了小牙,能吃辅食了,所以明宇的周岁的前一天,潘二娘欢快的喝了回Nai汤。

但事情就是那么巧!明宇生日的第二天傍晚,王玉芬被满身大汗的舒老三抱了回来,身后跟着接生婆!

原来,今天在银楼里工作的王玉芬,不小心踩到楼梯上的水渍,滚了下来!还好舒老三工作的铁匠铺子就在不远,银楼的伙计赶忙跑去叫舒老三,又去叫了稳婆。

孩子才七个多月,即使能顺利生下来,站不站得住还两说。虽说七活八不活,但早产的孩子身体到底是比不上足月的,就目前的医疗条件,实在是前景不容乐观,真正的输在起跑线上了。

舒老三急的满头大汗直揪头发,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还不断的骂自己不中用,不该让媳妇上班,又骂那在楼梯上留下水渍的人,骂了一通,突然跑进了堂屋,跪在案前一顿苦求,等进了香,又跪着念叨让神仙和祖宗们保佑他媳妇孩子平平安安。

舒家一晚上都在惶惶的气氛中渡过,连秦氏烧的水煮菜汤子都没人抱怨。

第二天黎明,孩子还没生下来。舒老三急疯了,眼睛通红,扑通就给舒老大跪下了,求他给王玉芬看看。

医者不自医,更何况舒老大根本对妇科、儿科不在行,他来不及洗漱,披上外衣匆匆去医馆的刘大夫家请人。

晴岚也在关注着西屋里的动静。舒老三结婚时,舒老太太翻新了一下正房,把漏雨的地方补了补,刷了墙,还砍了那颗枣树,给西屋添了些家具。

昨晚上王玉芬叫的很惨,而现在,她已经听不见西屋有什么动静了。虽然不喜欢王玉芬每次为了吃食而假惺惺的笑脸,发嗲的撒娇,但晴岚还是深感这个时代女人生产的不易,孩子存活下来的不易,希望王玉芬能平安诞下孩子。而且舒老三还是一直以来对她挺好的,晴岚心疼他。

刘大夫很快来了,拎着一个朱红色的旧药箱。他可以说是目前在县城里最好的妇科、儿科大夫了。晴岚看着匆匆赶来的刘大夫,衣襟的前两个扣子都系差劈了。

王氏的情况很不好。

她为闺女时,家里的日子很苦,没什么油水,所以身材娇小,底子不好。十二岁上出去做工,没手艺的她着实干了不少累活。等去了银楼,招待客人的时间不固定,吃饭也没规律,她还爱俏,为了保持身段不肯多吃。一成亲就有了孩子,头三个月要不是舒老三天天给她买零嘴,潘二娘给她送汤水,她都活不下去!好容易稳定了,又回农村折腾了一回,她是新妇,舒大老姑知道她娘要聘礼银子的事,狠狠的敲打了她一番。回来之后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天才敢下地。今天有个客户想要祖母绿的头面,她去货仓拿货,走到二楼楼梯的拐角处,没留心,被水渍滑倒,一脚踏空。她没抓住栏杆,一下子仰了下去。

刘大夫很快出来了,跟舒老大交代了些什么,舒老大略有些为难的看着他,然后转身去找舒老爷子。

“什么?人参?谁家生个孩子还得吃人参!?”舒老爷子吹胡子瞪眼。

舒老大待要说话,被闯进来的舒老三一把拽住,舒老三扑通跪在当屋地上,哭求到:“爹啊,娘啊,你们救救玉芬吧!”说完悲恸大哭。

舒老太太看着小儿子如若疯癫,十分心疼,拉他起来。可舒老太太哪拉得动,索Xing坐到地上,对着舒老爷子哭道:“人参就人参!好歹是咱家两条人命啊!”

舒老爷子沉默了一会儿,虎着脸道:“我不管了,你们娘们们看着办吧!”说完大跨步的走了,舒老太太立刻爬起来,舀了钥匙去开箱笼。

有了人参,王玉芬坚持着把孩子生了下来,“是个儿子!”稳婆笑道,王玉芬连应声的力气都没有,再坚持不住,两眼一闭昏了过去。

舒老太太和舒老三进屋里看孩子,瞬间也恨不得自己能昏过去。

刘大夫正在小心翼翼的给孩子检查身体,舒老大在一旁紧张的盯着,抬头看见进门的娘和三弟,神情复杂。

孩子只有很小一坨,不到4斤沉,比起出生时八斤多的晴岚和明宇,明显小一大圈。全身紫彤彤的,发出比小Nai猫还细小的哭声,小手上的指甲都没长齐。虽然是个男孩,但身体十分娇弱,令人难过的是,这个孩子的左脸侧,没有耳朵。

原本耳廓和耳垂的部位空荡荡的,只留有耳屏和一个小小的洞。刘大夫摇了摇头,说道:“孩子有耳道,但至于会不会影响听觉,还得几个月后才能知道。”舒老三听了只觉得天昏地暗。

送走刘大夫,舒老大和舒老三蹲坐在月亮门的门坎上。

舒老大抽出一只短烟锅子,点上烟,抽了两口,递给舒老三。舒老三面无表情的接过,抽了一口,被呛得连连咳嗽,眼泪水也跟着哗哗的往外流。

一个有残疾的瘦弱的男孩,要多么细心呵护延医问药才能平安长大?这样一个在丰年里才能吃饱饭的普通家庭,能不能为这样的一个孩子倾囊付出?即便侥幸长大了,以后如何面对众人异样的眼光?读书不要想了,那身板能又做些什么活计?娶亲也会特别困难,又拿什么来养活妻子儿女?爹娘总会老,不可能一辈子帮衬,舒老三想到可预见的未来愁眉不展。

下晌,醒来的王玉芬抱着孩子大声痛哭,嘴里不住的说着“我苦命的儿啊”,心里恨毒了那洒水渍的人,也恨毒了潘氏。是的,她恨潘氏潘二娘,俨然已经选择Xing的忘记了潘氏对她的诸多好。

因为早产,王玉芬没有下来Nai水,想找潘二娘给她儿子喂Nai。但潘二娘刚回了Nai,没有的喂。王玉芬就觉得潘二娘是故意的,看不起她儿子,看不起她,心里异常恼怒。

当天晚上,舒老爷子召开了家庭会议,参加人员有舒老太太、舒氏三兄弟。

舒老爷子先是把舒老太太和舒老三骂了一顿,花了三十两的医药费,生下那样一个孩子,舒老爷子十分生气。接着,把舒老大骂了一顿,嫌他找来刘大夫,还买了什么人参。又继续把舒老二骂了一顿,嫌他当初力挺老三娶王玉芬,“一个丧门寡妇能生出什么好闺女来!丧气!”所以这三十两必须,也理应从舒老二那股收的礼金里扣,舒老太太和舒老大都没搭话,舒老三也没有任何反应。

骂完人,舒老爷子开始宣布他的决定。

第一,不准再给那孩子延医问药,“有事就让他大爷看看,谁家有这么好的条件!至于活不活的了,就看天吧。”听到这儿,舒老三猛然抬头看了一眼舒老爷子,那眼神把舒老爷子吓了一跳,转而又愤怒:“你瞅什么!?!我说滴不对啊!?败家玩意!”

第二,舒老三必须每月上缴工钱。自王玉芬怀孕后,舒老三就没再交月钱,舒老太太也没朝他要,都留着给王玉芬买零嘴,即便他每月月钱已经涨到了三两。

第三,洗三满月和百岁就不给孩子过了,“到时候人多,咋咋呼呼的对孩子不好。”舒老爷子虽然嘴上说是为了孩子好,其实打心眼里觉得这样的孙子怪给他丢人,还是瞒着吧,能瞒一天是一天。说完回了里屋,把舒老太太也叫了进去,让她去给自己打洗脚水来。

舒老大拍拍舒老三的肩膀,小声说:“以后孩子有事就叫我,需要什么药也来找我。”说完叹了一口气走了。舒老二则把木呆呆的舒老三拉进自己的堂屋,递过来三十两银子。

阅读全文
重生第一女状元

重生第一女状元

《重生第一女状元》剧情还不错,就是感觉可以,凑合着看,无聊打发一下时间。

作者:乐德音 类别:言情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重生第一女状元主角川军老太太完整版在线试读